协会介绍

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是由依法获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的非公立医疗机构、相关企事业单位和社会团体等有关组织和个人自愿结成的全国性、行业性、非营利性社会组织。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行业新闻>详情

行业新闻

门诊病人两年下降近半数 医生反而获7.6万元奖励

来源:中共阜阳市委 作者:中共阜阳市委 发布:08-24 16:24
最近,安徽省6位村医,因为不输液而获得了7.6万元的工作经费奖励。


门诊病人从2015年的1.5万余人次下降到2016年的1万余人次,2017年还将下降至6000人次。在安徽省阜南县朱寨镇大刘村卫生室,王修磊等6位村医不仅没有因此受到上级主管部门的批评,反而获得了7.6万元的工作经费奖励。这个看似有些不符合常理的考评还得从去年初村卫生室医改说起。

改掉靠输液治病的老方法

大刘村是一个位于阜南县朱寨镇、许堂乡交界处的偏远乡村,全村5270人,65岁以上的老人在350人左右,日常看病全靠村里的卫生室。长期以来,村民有个伤风感冒、腰酸背痛的小毛病都习惯到村卫生室去打吊水,久而久之,输液就成了治疗各种常见病、多发病的主要手段。

为改变患者对于输液治疗的过分依赖,阜南县卫计委从基层医改着手,对不需要输液治疗的53种疾病,组织县乡村三级医疗卫生机构采取口服药、肌肉注射等方式进行治疗,在保证疗效的前提下,通过这种有益的尝试逐步降低患者个人承担部分的医疗开支。

“刚开始的时候,患者都认为吃药打针不管用,坚持要打吊水,那段时间我们跟患者做了很多解释工作。”大刘村卫生室村医王修磊告诉记者,长期静脉注射抗生素类药物用来消炎镇痛,患者肌体容易产生耐药性,且过量使用抗生素还易造成不良反应,甚至导致医疗事故。面对群众的不理解,我们只有尝试用其他办法做患者的工作:先定量服用常用药物或肌肉注射,没有效果再来输液;找左邻右舍去劝说,吃药打针一样可以治病……

在大刘村卫生室,记者见到了79岁的村民徐继田。在基层医改推行之初,他曾对看病不输液表示过强烈的怀疑。“脑血栓后遗症一年至少要吊5次水,现在按照医生的饮食和锻炼建议,不吊水头脑也一样清亮。”徐继田告诉记者,以前很多村民认为打吊水见效快,后来才知道副作用也不小。对于一些常见病,吃药打针的效果虽说慢一点,但是良好的用药习惯养成以后,看病的成本也跟着降下来了,村民都能接受这种治疗方式。

医改让患者负担下降了

就这样坚持了两三个月时间,很多患者对于不需要输液治疗的53种疾病有了更加清楚的认识,输液病人也从之前的50%%左右下降到现在的20%左右。“输液病人数量的下降,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患者新农合报销个人承担部分的下降,这个比例高达60%。”王修磊告诉记者,在输液病人总数下降的同时,村卫生室积极开展签约医生家庭服务,由政府买单为行动不便的空巢老人、贫困户、慢性病患者提供免费上门诊疗服务。阜南县卫计委为了补齐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诊疗力量、诊疗技术不足的短板,专门为村卫生室配备了可以用来测量血压、血糖、血脂的“一体机”,很大程度上方便了签约医生上门开展家庭服务。

在一系列措施共同作用下,大刘村卫生室的门诊数量呈现直线下降趋势。“今年上半年,我们的门诊患者在3000人次左右,平均每月保持在500人次水平,只有之前的一半。”王修磊告诉记者,门诊患者数量的下降并不意味着患者不愿意到村卫生室看病,当然也不是我们有意把患者拒之门外,基层医改之所以能够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主要还是阜南县人民医院与朱寨镇卫生院建立了紧密的“医共体”,通过落实“基层首诊、双向转诊”的医共体建设,像感冒、发烧、腹泻、头痛这类村卫生室能治的病村民就不用出村,像胸透、心电图、脑电图这类镇卫生院能做的检查,村民就不用去县医院了。而对于肿瘤切除手术等开支较大的医疗项目,村民都能在阜南县人民医院接受治疗,个人承担部分的医疗开支得到有效降低。

减轻群众医疗负担就该奖励

“我们已经与北京301医院、上海华山医院、天津环湖医院等10多家省内外的三甲医院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特别是蚌埠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定期派出6名专家前来开展手术示教、教学查房、门诊坐诊等对口支援,很多本地患者在县医院就能享受到知名医院的优质服务。”阜南县人民医院负责人陈雷说,在一系列医改措施的共同作用下,城乡居民基本医保资金出现了一定的结余,根据之前制定的资金管理办法,用结余的钱奖励像大刘村卫生室这样的基层卫生服务机构,符合医改的实际,在全县医疗卫生系统起到了示范带动作用。

阜南县卫计委负责人庄文普表示,大刘村卫生室的医改实践表明,城乡居民医疗保险金可以实现更加规范、高效的使用,这不仅降低了群众的医疗负担,避免了药品浪费和医疗事故的发生,而且基本实现了“大病县内治、小病就近看、未病共同防”的医改目标。同时,这些举措也调动了基层医务人员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为基层医改深入实施积累了宝贵经验。

原标题:(阜南:不输液的村医获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