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会介绍

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是由依法获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的非公立医疗机构、相关企事业单位和社会团体等有关组织和个人自愿结成的全国性、行业性、非营利性社会组织。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自律维权>详情

自律维权

无奈!细数甩给医务工作者的八大黑锅!

来源:华医网 作者:戈畅 发布:09-11 15:16

媒体曝光的纠纷不时撩拨着医患脆弱的神经,加上疾病的复杂和不可预测的结果,已经注定医院是个突发事件密集的地方,医务工作的压力及强度已经远远超出大众的想象。

即便如此,医务工作者还得时刻留神随时可能劈头盖脸甩来的“黑锅”。

甩锅姿势一:“医院凭什么没有血小板?”

急诊突然收治了大出血的病人,等输血小板救命,无奈血库无库存,分分钟出人命的大事!家属流泪恳求:这么大医院,没有救命的东西?跪求医生给条活路!接诊医生:自己有了突发心肌梗塞的感觉了!实在爱莫能助。

原因仅有一个:采集血小板耗时间长,捐献的人少,保质期仅5天,基本上都是患者自己找亲属现捐现用,极少有富余。即使短期有少量库存,也容易过期报废而浪费。从找到合适的身体健康的血型相同的亲属进入血站捐献血小板开始算,体检,采集,检验,出库,到能拿到医院输给病人,4到5个钟头已经是血站的工作人员加班加点了。遇到紧急情况时,如果血库没有库存,病人很难等得起!

甩锅姿势二:“救命的药物医院凭什么缺货?凭什么限制使用?”

国产特效药缺货、进口的特别昂贵、必须的廉价药失踪。有些药物尚未纳入医保,患者无力承担;有些药物必须有使用指征,不能轻易使用;医院的药物种类有限定,新特药难以进入。

药品生产和定价真心不归医院管,没有进入采购平台的,医院也买不到。四处求药让患者和家属疲于奔命,各种使用限制也让腐恶的医生的血压直线上升。

甩锅姿势三:“凭什么有合并症?”

肺炎,老慢支的老人,治疗时发现合并了肺部曲霉菌感染。家属和患者不理解,认为是医院的治疗导致的医疗事故。反而要索赔,要彻底治好才能满意。其实多数病人是由于基础疾病造成抵抗力低下,引发定植或吸入的真菌孢子大量繁殖,造成感染。可是人家不信,就赖定你了,又能怎么样呢?

甩锅姿势四 :“凭什么有并发症?”

羊水栓塞是最凶险的产科并发症,它的第一个特点是具有不可预测性。所有患者在产前检查的过程中都是正常的,这也是所有家属在发生这类不幸事件后,与医疗单位发生纠纷的主要原因。羊水栓塞的第二个特点是病情非常凶险。

近1/3患者从发病到死亡仅仅只有30分钟。如此快捷的死亡经过,令好多人失去了被抢救的机会,也令所有的家属无法理解,当然包括我们医生。所以要老百姓对所有疾病都有所谓的知情选择权,实际上是置凶险疾病患者于死地。因为这个疾病的早期诊断是那么的不确定,病情又是那么的凶险而快捷,医务人员在抢救过程中时间那么宝贵,多余耗费的时间就是患者的生命!

甩锅姿势五:“凭什么有后遗症?”

脑梗的病人,抢救回来后却留下半身不遂的后遗症,不能自理,成为儿女的负担。医院没能治的完好如初,不幸成为被告,被索赔老人的照顾费用。周围的朋友抱怨,高龄的老人医院不收,只能在家熬日子,很可怜,医院很冷血,唯利是图。可是究其原因,高龄老人多有慢性病,一些小病都可能引爆炸弹,医疗风险太高。那些少数利用老人发财的不孝儿女,将医院敲诈怕了,堵死了其他老人就医的可能,才是真真可恨。

甩锅姿势六:“凭什么没有发现异常?”

车祸后来检查的患者,外表只要一点擦伤,不肯留院观察,影像检查未发现明显异常。可是转身出门几个小时就传来噩耗,内出血昏迷。肇事司机没事,因为他带患者来医院检查过,医院背负全责。

我们怎么也想不通,不是医院直接造成患者受伤,症状不明显,诊断水平有限,未及时发现,是存在过错,可是责任全部落在医院头上,合适吗?

甩锅姿势七:“凭什么同样的病,治的好别人治不好我?”

印象最深刻的是同学转述的手足口病爆发流行时的例子,感染科人满为患,同一个病房,同一个班级,同样的始发症状,同样的治疗方法,有一个孩子症状进行性加重,转入ICU,依然没有抢救回来。家长不能接受,这么多生病的孩子,唯独自己家的孩子没救回来,指控医院救治不力。

医生护士亦很难过,可是病毒感染的预后与自身抵抗力有很大关系,个体差异的确存在。正如有人感染乙肝病毒后能清除并获得高滴度抗体保护,也有人属于悲催的怎么注射乙肝疫苗也没有抗体产生或者抗体很快消失的一类,属于易感人群。可是谁都不愿承认自己有不足,迁怒医院治疗不力是最常发生的事。

甩锅姿势八:“凭什么误诊?”

同样的症状,也可能是不同的疾病;不同的症状,也可以是同样的疾病。很多疾病不典型,鉴别诊断难度很大。误诊比例其实很高,需要通过进一步检查,甚至有创检查确诊,才能针对性治疗。可是患者往往因害怕而拒绝签署知情同意书,其实这是在玩自己的命。

重症肺炎的病人,抗生素上的够足,炎症也压不下来,病人拒绝穿刺的有创检查,等到痰涂片发现真菌孢子,血培养真菌阳性时,真菌感染已经全身播散,病人已经病入膏肓。基本上已经不可能救回了。

脑膜炎的病人,拒绝腰穿检查脑脊液,医生难以判断病原体,可惜,新隐感染,没有用对药物,病人最终死亡。

甩锅杀手锏:“送医院了凭什么死人?”

“就诊肺炎的患者,突发心梗倒在医院里?”“刚刚还在医院花园里饭后散步的住院病人,突然就吐血身亡?”“发烧还在上班的护士,为何突发脑疝倒在工作岗位上?”“连轴转了几台手术的麻醉医生,还没离开手术室就倒在手术台边?”

虽然各种此类突发事件,占据了新闻的头条,可是又有谁会认真思考一下:疾病病情难以预测,连在医院工作的医护人员尚且不能保证救回,又如何承担民众只要活着进来就不能死着出去的,甚至必须完好如初,类似保险箱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