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会介绍

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是由依法获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的非公立医疗机构、相关企事业单位和社会团体等有关组织和个人自愿结成的全国性、行业性、非营利性社会组织。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工作动态>详情

工作动态

分支机构丨肾脏病透析与互联网医疗

来源: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肾脏病透析专委会 作者: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肾脏病透析专委会 发布:06-17 10:49

作者:王九生  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肾脏病透析专委会副主任委员兼秘书长

老乡的病,互联网医疗来帮忙。

由于在上海医疗系统工作多年,经常有来自家乡的老乡和一起奋斗过的战友找我帮忙联系看病。说来惭愧,即便在医疗行业,上海的医疗资源也丰富,但按需帮老乡牵线搭桥常常不那么顺利和精准,总需千绕万绕联系医生,总需左右协调对接问诊时间。由于之前对患者的病情并不了解,有时也联系不到适合的医生,虽然我已费劲心力,却也经常让老乡、战友失望。

每当我听到电话那头焦虑着急的声音,当我去车站接来已经憔悴不堪的病人和家属,我着急的心大多数的时候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着急的是医疗资源何时能跨越地域的限制?我又能为此做点什么?更着急的是老乡们什么时候可以不用舟车劳顿来大城市看病,甚至因为反复来回的多次奔波加重病情,要复诊,要随访,要康复都需要患者反复来看医生。有时,令人无奈的是来上海等号3-4天,见到医生就诊不过5-6分钟,等检查和床位又需要1个月。

互联网医疗的出现使我似乎看到了解决问题的方式。这次新冠疫情的发生更是凸显了互联网医疗的可及性和重要性。经过多年的发展,互联网医疗已从曾经的野蛮生长到初步成熟,目前已制度化、规范化。无论从国家政策导向还是市场需求都已踏上正轨。就在刚开始实施的《基本医疗与健康促进法》中也有提到:每个公民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负责人。通过互联网的咨询与交流,可以让我们每个人更好的成为自己健康的负责人,也基本实现每个公民都有一个互联网私人医生,为健康保驾护航。这不正是我们期望的吗?

从医生的角度,能够照护更多的跨地区患者又何尝不是他们的愿景呢。把碎片时间利用起来,自身的价值能够得到充分体现。医生也可以根据自身的时间成本合理给出价格。10分钟解决的问题,不会再因看到远道而来的患者听到需要再来复诊时那无助眼神而难过。

特别在肾脏科领域,互联网医疗的可行性很强,慢性肾脏病需要更多的是解读检查检验指标、用药监督、饮食指导和心理关怀。互医平台以及互联网为载体和技术手段的健康教育、医疗信息查询、电子健康档案、疾病风险评估、在线疾病咨询、电子处方、远程会诊及远程治疗和康复等多种形式的健康医疗服务,能够满足医生和患者之间的交互。

医疗+互联网是社会资源的优化组合,是医疗医药服务领域有益的补充,让我们好的医生与偏远地区的患者触手可及。互联网让医疗资源插上了无形的翅膀,飞向千家万户。


据不完全统计,全国约有慢性肾脏病患者1.2亿,每年的就诊人次超过3亿,其中约有30%的就诊人次可以通过互联网医疗来解决,也就是每年约有9000万人次互联网医疗需求。

我们的医生平均每天花30分钟到60分钟服务3人次患者、每名医生每年服务约1000人次患者,500名医生1年就能服务50万人次患者。这样医生利用了碎片化时间,突破了时间空间限制,而患者的交通食宿等费用可节约下来,算算这笔经济账,减轻患者的经济负担是切实的实惠。


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肾脏病透析专委会同京东互联网医疗合作的“肾病中心”目标是“跨越千山万水、服务1亿肾病患者”,“肾病中心”不仅为患者提供可及便捷的问诊服务,多种服务方式满足不同需求人群,同时也为更多人群普及肾脏病防治的知识,让更多的人了解肾脏病、延缓发病进展、降低发病率。

在6月11日京东互医的直播中,梅长林教授的慢性肾脏病诊断及管理的话题吸引观众达11万人次,来自上海静安区闸北中心医院的邬碧波主任关于痛风主题的问诊直播观众也超过8万人,这是普及肾病知识很好的机会。

2020年因疫情意外成为“网红”的张文宏教授带来的是更多人对传染病的认知和健康的普及。如果肾科的影响力可及的不只是患者,让更多的健康人群去关注肾健康做好预防,京东“肾病中心”是极具潜力的平台。未来我们希望更多的专家教授能组团参与进来,为更多的民众服务。

作者简介:王九生,医学博士、教授,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肾脏病透析专委会副主任委员兼秘书长。

2016年以来,协助我国著名肾脏病学专家梅长林教授,组建了首个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上海健康医学院血液净化培训中心”,制订了非公立肾脏病医院和独立血透中心双评团体标准并颁布执行,组织编写了《独立血透中心运营管理讲义》、参与编写了《中国独立血透中心临床实践指南》、《独立血透中心建设与管理规范》,配合王景明院长,《健康4.0智慧医院管理模式》副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