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民营医院监管:政府伸手适可而止

来源:健康界  时间:2015-05-18

民营医疗的发展,既离不开政府的扶持,也少不了政府的监管。政府针对民营医疗的权力边界如何厘清,现在依旧不够明朗。国际经验告诉我们,医疗改革的核心问题仍然是调节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在改革中必须触动既有利益格局,吸纳更多市场主体,形成市场竞争机制。

516日,由GE医疗中国和财新传媒联合举办的“2015民营医疗发展高峰论坛在上海举行。该论坛以新常态、新生力、新发展为主题,探讨经济新常态下民营医疗发展的源动力与阻力。

近些年来,民营医疗被投以巨大关注和热情鼓励,但从总体上看,其弱势地位鲜有改善。前中国医院协会副秘书长、艾力彼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总裁庄一强透露,全国民营医院号称有1万多家,约占全国医院总数的45%,其中85%的医院床位数不足100张。民营医院整个门诊量、住院量占全国医院服务总量的10%左右。

不同床位规模的民营医院由不同等级的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来审批,规模越大或者涉及外资,审批难度也越大。庄一强说,由于监管机制不一样,导致现在民营医疗有一点百花齐放又良莠不齐。如何减少有形之手对民营医疗的不当干预,未来仍有更多改进空间。

民营医疗的发展,既离不开政府的扶持,也少不了政府的监管。政府针对民营医疗的权力边界如何厘清,现在依旧不够明朗。

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表示:国际经验告诉我们,医疗改革的核心问题仍然是调节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在改革中必须触动既有利益格局,吸纳更多市场主体,形成市场竞争机制。

现任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理事长、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联席院长、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的李剑阁,于1998年到2003年担任原国务院体改办副主任,曾参与组织起草了十几个关于医疗改革的文件。彼时,中国医改被全面推进,提出了多元化办医、社会办医的概念。李剑阁称,用一句话概括现在民营医院的困境出路:政府愿不愿意把不该管、管不了、管不好的事情放出来?只有把它放出来,民营医院才有空间。

中欧商学院卫生管理与政策中心主任蔡江南的设想更为大胆一些。他认为:医疗行业也好,其他行业也好,基本原则应该遵循:如果市场能够做好的事情就让市场来做,社会能够做好的事情让社会来做,市场和社会没法做好的事情则由政府来做。现在中国医疗行业,是倒过来的,政府主导下的公立医疗把事情先做下来,让社会资本起到拾遗补缺的作用。民营医疗将来在中国应该唱主角,公立医疗是拾遗补缺,要达到这个目标可能需要十年、二十年。我们从现在开始需要做一些拨乱反正的思想启蒙教育。

瑞慈医疗集团董事长方宜新在会场讲了他年前在韩国遇到的趣闻。他看到韩国公立医院上街游行,抗议韩国民营医院发展太强大,公立医院快要活不下去了。韩国最大的五家医院中,有四家都是民营医院。方宜新说:发展中国医疗行业,政府要有一种壮士断腕的精神,应培养公立医院的竞争对手。哪一天民营医院做到足够大、和公立医疗平起平坐的时候,中国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就解决了。民营医疗发展关键还是靠自己,打铁还需自身硬,有作为才有地位。

除了政府、政策支持,GE全球高级副总裁、GE大中华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段小缨表示,要真正推进中国民营医疗的发展,还有以下四个方面是关键,即充分释放创新能力,包括技术创新、服务创新、模式创新、理念创新、管理创新;构建由政府、办医机构、企业、融资平台以及患者在内的整个产业上下游为一体的开放、合作共赢的生态链体系;拥抱互联网+、大数据时代的到来,提高民营医疗机构的服务效率;建立吸引人才的长效机制与激励机制,把中国优秀人才乃至于全球人才吸引到民营医疗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