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律维权

医界噩耗频传,谁又来守护医者健康?

来源:希波克拉底医疗圈  时间:2014-10-27

 10月12日,北京积水潭医院烧伤科张医生突发心脏意外离世,年仅55岁;

10月24日,阜外医院麻醉科昌医生,在手术室内突然昏迷,发现时已无呼吸,抽搐,CT示脑干出血30ml,宣武天坛会诊认为预后极差,最好结果是植物人,目前还在昏迷中,年龄42岁;

10月25日,积水潭医院骨肿瘤科丁医生在泰国开会,突发心血管疾患,逝去,享年48岁。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医生朋友们,当我们在群内看到您连续10多个小时手术的时候,我们多么希望您能考虑下您的家人,为了他们,也为了这个社会,珍惜生命和健康。

累了,咱请个假行不,咱们索性就不管任何来自各方的压力,就为了自己的身体,休息下,行不?

以下为希圈泌外专家组张雪培医生转发的文章

你别走,再来和我接着说吧,多长都没关系!

文/北京积水潭医院田伟院长

带着骨科团队去温州学术交流,特别想让丁易大夫去,他既是骨肿瘤专家主任医师,又是教育处负责医生教育的副处长,何况还是一个待人和蔼谦恭,对公益的事情非常热心的人,他是参加交流的好人选。但是丁大夫说他要去泰国参加亚太骨科年会,不好缺席早退,温州之行只能遗憾了。

出发的前一晚,不知为何心绪不宁,特别吃了安眠药也还是时睡时醒。早晨出门,周围还是夜一样的漆黑,望不到头的雾霾压得人喘不过气,看不清前行的路。飞机倒是在浓雾中毅然飞起,直到落地到一片阳光明媚的温州,却仍然茫然于忐忑之心来于何处?

照例地下机后打开手机,一串令人心惊肉跳的短信跳入眼帘:紧急联系电话未通,丁易在泰国开会突发心脏病猝死……善后待决……。那一直忐忑的心忽然一缩,然后碎了无数瓣,好像身体一瞬抽干了无数的精气,只有一幅皮囊轻飘在风里。这,这是什么消息啊,一个如此年轻,如此鲜活,如此开朗性格的人,如何可以理解会有这样的消息传来!这终于揭晓了一切不安之源吗?却也太残酷了吧。你知道悲到了极处是什么?你体会过吗?那就是~无语无悲!

丁易是我北京大学医学部的学弟,一直从事骨肿瘤专业。他是一个白皙而微胖,性格开朗热情的医生,属于天生就是做医生的人。不仅有留学日本的经历,还是一个英语极好的天才。最难得的,他是一个不自私的人,特别热心于帮助别人和公益的事情,这个年头属于稀有品种。他做事细致而执着,甚至很有些唠唠叨叨,对私事有些抠门。可是没有人不喜欢他,因为他是一个雷锋一样处处乐于帮助别人的人。

当年开始做积水潭骨科论坛的时候,第一本教程就是牛主任推荐让丁易负责主持具体事务工作的。从此大家都开始了解丁易大夫在管理方面的能力。教育处马处长很快就相中了丁大夫作为自己的接班人,总说将来教育处交给丁易放心,他是个专家,又有管理的才能,将来医院的教育工作还会更上一个台阶。

我特别喜欢丁易大夫,喜欢他的善良,喜欢他的博学,喜欢他的天赋,喜欢他的热情,喜欢他总是对我说:"院长,我还得和您说说这件事"以及之后的没完没了的说明。现在我真想说: 你别走,再来和我接着说吧,多长都没关系!

没有和丁易大夫一起去温州,遗憾成了永远。据说烧伤科的张普柱大夫突然辞世的时候,丁易大夫说过:"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作为医院的明日之花,竟然就如此突然凋谢了,但丁大夫想折的花大概已经都折完了吧,要不怎么就如此干脆地去了呢?玄幻小说里都说功夫早练到家的人就会早登天界,去练更深的功夫。丁大夫一定也是如此。那里,一定正是山花烂漫正当时!